首页 > 热点聚焦 > 见证历史时刻!日本举国或将首次进入“紧急事态”,这意味着什么?

详情

见证历史时刻!日本举国或将首次进入“紧急事态”,这意味着什么?

时间:2020/3/13 16:23:40392 作者:慧侨移民

分享至:

未标题-2.jpg

3月10日,日本内阁议会上敲定了一道历史性的修正案——《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》修正案,使发布紧急事态宣言成为可能。这意味着什么?

截止至3月10日当地时间下午6时,日本本土确诊人数达到520例,死亡人数10例,病死率达到1.9%。其中北海道的疫情最严重为111例,爱知县紧随其后有86例,之后两个分别是大城市东京都(64例)和大阪(55例)。跟大爆发的欧美国家比起来,日本的疫情算轻的。


刚刚,安倍晋三就全国主动暂停活动一事,要求进一步延长10天左右,并决定了总额为4300亿日元的第二项应急措施。

我们经常在日本的华人媒体上看到即使是传染已经开始,日本人仍然出街的出街,不戴口罩乐观地认为这是普通流感;即使发烧了也坚持上班地“社畜”;还有一些小型活动在进行中。而就是这些带病上班和小型活动,让新冠肺炎趁虚而入,开始蔓延日本各地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3113737.jpg


比如一位发烧了还坚持上了十多天班的保育园老师,直到确诊前都还在岗位上;一位便利店的临时雇员,发烧了也坚持上班数日,导致跟他有亲密接触的其他店员也出现了感染症状;大阪市的几场小型Livehouse先后感染了20多人,并把肺炎病毒带到了8个不同的县市……


这些事情都是在政府出来呼吁“有感冒症状,就不要上班上学”了之后,仍在发生的事情。所以现在看来,扩大政府权力来限制人们出行,是当下防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进一步扩大,最急迫的事情。       

可喜的是,周二内阁通过修正案后,政府当天就把修正案提交国会审议。由于自民党与立宪民主党达成协议,修正案在13日获得通过已成定局。


修正案通过后,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,将允许各地方政府增加对个人行动的约束力,简单来说,就是日本政府因无法可依而无法对个人做出行动限制的尴尬境地,在出台这项政令以后,将改善。


如果日本的中央政府成功将“新冠肺炎疫情”指定为“历史性紧急事态”,这会是日本首例“历史性紧急事态”。


“历史性紧急事态”是什么?


因为2011年311特大地震灾害后,政府行动缓慢影响了整体救灾效果,日本吸取当时的教训,在2012年制定了《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》,授权政府在新型流感暴发时宣布紧急事态。


不过,这个特别措施法吊诡的地方在于,它并未授权政府以法律根据来限制人员流动。对此日本政府这次就吃了亏,天天说“限制”、“隔离14天”、“不要外出”、“休校”,到头来都只是“要请”——也就是我们理解的呼吁、请求,并不具有强制意义。


可这次不一样,一旦通过修正案,日本政府可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宣布紧急事态,各都道府县知事可要求民众避免外出、学校停课、限制使用娱乐设施等。之后就可以宣布《紧急事态宣言》,限制民众的集会和移动自由。


那么它具体有哪些权限,实行期又有多长?


修正案将在以新型流感、再发型流感、新感染症为对象的现行法的基础上,追加“新冠病毒感染症”。适用期限为今年2月1日至2022年2月的两年(实际可达3年),由政令做出规定。

主要看图片下半部分:地方政府在日本中央政府宣布进入“紧急事态”后,将可以在新冠病毒感染到一定程度,感染者爆炸性地增加的时候,指定医疗用品的配置,疫苗研发指示及物资买卖规则,而日本各地都道府知事将在不用争取所有者同意情况下,开设或征用临时医疗设施及土地。


这在中国看来是轻松简单的事情,但在西方国家的永久产权制度下困难重重。而日本若能进入紧急事态,就在有法律保障的基础上,去要求所有者“为大局考虑”短期出让使用权。


其实,早在日本中央政府敦促修正案通过之前,就已经有日本地方政府宣布进入“紧急事态”,那就是北海道。

2月28日,也就是安倍宣布全国中小学停课后的一天,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就对道民宣布,从2月28日到3月19日为期三周的北海道紧急事态时期,政府呼吁道民,特别是在周末,不要外出、集会。


此后,铃木知事还立即奔赴东京,跟安倍首相会面并传达了当地紧缺物资的诉求,日本政府也紧急支援北海道,给指定的城市每家人发放2周用量的40只口罩,并拨款支援北海道的疾病预防和检测体系。


北海道提前宣布进入紧急事态是对当下形势的判断,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不得已做出的行动。而从发布紧急事态至今,北海道的确诊人数大幅减少,从3月1日至今,总共确诊25例,这个数字在北海道最严重的时候是一天的量。


可以看出,紧急事态的宣布确实缓和了北海道的疫情。


对比地方政府的果断,中央政府的行动就略显迟缓。权力掌握在跟人民生活日益脱节的精英人士手中,再加上论资排辈、机械滞涨的政府治理问题,使得日本中央政府的抗疫情动显得乏力。

从1953年爆发到1968年被政府认定为公害病,经历了16年之久;而后又过了8年,1977年日本政府才开始给予受害者救济标准。然后,又是漫长等待了18年,至1995年,村山内阁才提出医疗补助,受惠人数扩大。


但这就完了吗?没有。又过了9年的2004年,日本国会终于通过水俣病救济法案。但即使这样,仍然有一批水俣病患者未成为被救济的对象。


可以看出,日本政府在拿后面的10天时间对赌。如果疫情稳定了,他们就赢了;但如果爆发,全国的医疗资源将陷入紧张状态,这将指向一个不太好的结局。不过,周二通过的法案可以把这个不太好的结局稍微拉回来一些,因为这个时候政府已经可以指定“历史紧急事态”,限制个人的私权利以确保疫情不扩散。


中国在政府高效分配资源的基础上,所幸疫情已经基本得到控制。那么对于跟中国交往十分紧密的日本,政府的这场赌局能不能赢?


我希望它赢,因为这将向世界提供除了中国抗疫方式以外的,另一种新的有效方案。这个的意义十分深远,它将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和面对流行病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6131834.jpg

24H专家服务热线

400-6066-010

快速获取移民方案

仅需20秒

慧侨荣誉

WISEVISA HONOR

特别推荐